卷一 002 俘虜(二)

穿越小說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間者卷一 002 俘虜(二)
(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)    犒軍那日,陽光正好。拓跋冽從下馬一躍而下,放眼十萬項羌男兒,英姿勃發,氣勢浩大。此次戰役,不僅俘虜無數皇親貴胄,還逼死了他們的皇帝,徹底打垮了大楚政權。如今的大楚,大勢已去,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拓跋冽年紀雖小,卻毫不怯場。站在點將臺上代父汗犒勞眾將士,接受眾人跪拜。鼓聲響起,項羌將士單膝跪地,右手搭左肩,低頭行禮。這是項羌最高的禮節,代表著忠誠和敬畏。

    犒軍完畢,郭爾訶在大帳內為三王子設宴款待。拓跋冽坐在主座上,郭爾訶殷勤的招待陪酒,絲毫不敢小瞧這個年輕的王子。

    幾杯酒下肚后,郭爾訶的本性又暴露出來了。他色迷迷的笑著對三王子提議道:“這次抓來的楚女各個水靈,要不要挑幾個來伴舞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拓跋冽直接拒絕,而后又問,“這群俘虜,怎么大多是些女人和孩子?

    “這些都是大楚貴族,將來可以問他們家人要贖金。”郭爾訶小心翼翼的解釋著。

    “有人贖嗎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不多。”郭爾訶摸摸鼻子,答道。

    大楚剛剛經歷國破家亡,人人都自顧不暇,哪里能一下子準備那么多金銀去贖人?即使想贖,籌錢也得一段日子。況且像秦絡這樣的,也不可能有人贖他。他本是窮人家的孩子,父母雙亡,只有一個弟弟,如今尚且不知道人在何方。

    “沒人贖,留著也是浪費糧食。”拓跋冽皺著眉頭,他不明白,為什么要抓這么多俘虜。

    郭爾訶訕訕笑道:“您可不知道,這楚人會的東西可多呢。這次我們從他們皇宮,搶來了很多寶貝,您要不要看看?”

    拓跋冽隨意的點點頭,郭爾訶連忙獻寶般讓人把東西搬上來。都是一些字畫、古玩、奇石、古籍等等東西。拓跋冽略微掃了幾眼,對這些都沒興趣,倒是對茶具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“聽聞中原人不喝馬奶茶,他們喝什么龍井?”拓跋冽問道,“這東西好喝嗎?”

    “我找幾個懂茶的俘虜,給您泡一杯嘗嘗?”郭爾訶提議道。

    大帳內歌舞不斷,與此同時,外面的將士們也照例聚在一起喝酒吃肉,談天說地。甚至連俘虜們,都能分到一點肉沫。秦絡躲在避風處,將那點肉留給六皇子解解饞,自己啃著冷冰冰的馕餅,聽著外面項羌士兵的高談闊論。

    “可汗這次怎么沒讓大王子來啊?”

    “這有什么奇怪的,大王子生母不過是個女奴,怎么能和咱們尊貴的可敦相比。將來可汗,肯定要將汗位傳給三王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三王子還小,而大王子已經立下不少戰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戰功再大又怎樣,能和黑巖部抗衡嗎?”

    要知道,三王子的生母,不僅是可汗正妻,而且還是黑巖部摩藏家族的長女。黑巖部在四大部落中位列第二,當年青云部和黑巖部結為姻盟,強強聯手,橫掃草原,讓其余兩個部落不敢覬覦可汗之位。

    “將來誰當可汗,對我們又有什么區別?”一壯漢端起酒碗,吆喝著大伙,“來來來,喝酒喝酒!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!”突然有人過來了,對喝酒的幾個看守說,“去帶幾個俘虜進來,三王子要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茶?”

    “中原人的茶。”那人催促道,“快去快去,問他們誰會泡茶。”

    “中原人的茶哪有馬奶茶好喝。”那人罵罵咧咧的起來,永遠覺得項羌的東西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當然,他也不敢違抗三王子的命令,去俘虜那里問了半天,終于抓來了那個趙侍郎,帶去主帳交差了。

    犒軍過后,不久便走到了丹陽城下。那城池約有十幾米高,全用花崗巖砌成,灰蒙蒙的,卻十分堅硬。茫茫天地間,丹陽城仿佛從天而降,突兀的矗立在草原中。

    城樓上青色的旗幟迎風招展,上面畫著九朵祥云紋,這是拓跋家族的圖騰,更是青云的標志。

    此次大勝,可汗拓跋昊特意來城門迎接,以示殊榮。郭爾訶原先不過是一員不起眼的小將,這回僥幸得了個大功勞,不僅有王子犒軍,還有可汗親迎,簡直激動的不知道說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郭爾訶拜見可汗。”郭爾訶急忙下馬跪拜,而后騎兵下馬,軍隊中所有人單膝跪地,行大禮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此役大敗楚國,壯我軍威。郭爾訶,你,不錯!”拓跋昊大笑著走上前,扶起了郭爾訶,拍著他的肩膀夸獎著。

    “全賴赤烏天神和可汗的護佑,項羌萬歲,可汗萬歲。”郭爾訶可不敢在可汗面前居功,謙卑的低下頭。

    “項羌萬歲,可汗萬歲。”眾將士跟著齊聲呼喊起來。

    “諸位都是我青云的好男兒,請起吧。”拓跋昊今年剛過五十,但看上去就像是三四十歲的壯年一樣,身形依舊矯健如初。他掃視著城下數萬士兵,眼神如雄鷹一般犀利,令很多人都不敢與其對視。

    “父汗。”拓跋冽走上前,右手搭肩,彎腰行了個常禮,“兒子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,拍拍兒子的肩,道:“這次去犒軍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兒子不辛苦,此次犒軍,兒子看到了很多,學到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拓跋昊滿意的點點頭,他的身后又有一平緩的女音響起,“我兒長大了。”

    這是一位三十多歲的中年貴婦,她穿著黑色貂裘,襟上鑲著金色花紋。從頭到腳的首飾也都是純金純銀打造的,看上去精致又奢侈。這就是他們可汗的妻子,摩藏可敦。也只有可敦,才有資格在這種場面和可汗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母親。”拓跋冽向自己的母親微微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摩藏可敦儀態萬千的虛扶一把,對自己的丈夫玩笑道:“阿冽這次立下功勞,有沒有獎勵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,當然有。”拓跋昊爽快的答應了,“你想要什么,告訴父汗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大王子拓跋冿牙齒咬的“咯咯”響,他上戰場打拼那么多年,才能討來一點點賞賜。而他的三弟,不過仗著黑巖部的支持,只犒軍一次,就敢開口要賞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兒子該做的,我什么都不要。”拓跋冽倒沒有如他母親那樣張揚,毫不猶豫的拒絕了。

    摩藏可敦無可奈何的搖搖頭,她這個兒子,向來自有主張。

    隨后舉行獻俘儀式,秦絡他們被押著,跪倒在丹陽城下。可汗冷漠的看了眼俘虜,淡然問道:“有楚國的人來贖他們嗎?”

    “不多,只有幾個。”

    國破家亡,人人只顧得上自保,哪里管得了別人。這本在拓跋昊的意料之中,他下令道:“再等幾天,若無人來贖,成年男子去石山為奴,婦孺……殺!”

    由于他們用的是項羌語對話,很多楚人都沒聽懂,更不知曉他們悲催的命運。然而秦絡聽懂了,他看向身邊的女人和孩子們,只覺得渾身血液都冰冷了。

    “父汗,那些女人雖然干不了重活,但可以讓她們去貴族家當女奴,為何非要殺了不可?”拓跋冽不解道。

    可汗還沒開口,拓跋冿就迫不及待的嘲諷,“我們把她們的孩子殺了,那些女人怎么可能為我們所用?母子天性,弟弟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拓跋冿果然抓住機會就開始挑撥離間,一句話讓摩藏可敦臉變得陰沉。她和自己的孩子的確母子關系冷漠,她以前沒有好好盡到母親的職責,拓跋冽長大后,對她也是不冷不熱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懂,大哥難道懂嗎?”拓跋冽絲毫不退縮,他大哥的生母在很久以前就去世了,說到底,兩人不過是半斤八兩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拓跋昊瞪了長子一眼,訓斥道,“吵什么,先進城。”

    秦絡等人再度被押回牢房時,大家依舊死氣沉沉,心中無半分波瀾。他們并不知曉等待他們的命運是什么,眾人皆醉,唯有秦絡一人清醒。

    看著身邊的六皇子在奶媽照看下,無知無覺的睡熟了,秦絡心知這樣的日子即將結束,他不得不開始思考逃生的辦法。

    越是情況危機,秦絡反而越是冷靜,他的腦子迅速閃過可汗他們幾個人的對話。看樣子,可汗拓跋昊只想留下能干活的奴隸,至于老弱病殘,在他眼中就是只會浪費糧食,毫無用處的廢物。凡是對他沒有利用價值的,就處理掉,這就是他的邏輯。

    而大王子和三王子,也對俘虜沒什么同情心。雖說三王子想要留下女人,也不過想讓她們充當女奴。反而是大王子,閱歷更深,看出其中的問題,出言制止了。

    不過大王子出言制止的更重要的一層原因,似乎是和摩藏可敦有關。“母子天性?”秦絡不過是大致了解項羌,他們內部兄弟母子的矛盾,他是一點也不知道。不過從這次事件看出,項羌內部矛盾,似乎不簡單。

    “不懂母子天性嗎?”秦絡似乎抓到了一絲機會,三王子拓跋冽,或許是個突破口。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間者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間者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間者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电子游艺怎么都是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