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一 009 賽馬(三)

穿越小說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間者卷一 009 賽馬(三)
(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)    第二場比賽,觀眾的熱情明顯沒有上一場熱烈。畢竟各大部落都將最好的騎手放在了第一場,卻沒想到,那么多好手,都沒比過赤水的葉勒依。

    故而大家對葉勒依的好奇不減,很多人都懶得去關注第二場比賽了。

    三王子望著葉勒依那個方向的看臺,對秦絡道:“那個女孩,是不是很有意思?”

    秦絡看出三王子對那個女子很感興趣,但作為楚人,他更偏愛文靜有禮的淑女。于是秦絡道:“我覺得她姐姐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是好,可是太無趣了。”三王子點評道。他小時候匆匆見過葉勒傾幾面,對她并沒有太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低沉而厚重的鼓聲再度響起,賽場上跑道又開始清人了。騎手們都做好了準備,只等可汗一聲下令。

    拓跋昊站在高處,拿著旗幟抬手一揮,賽場上的勇士們策馬飛奔而去。眾人發出陣陣歡呼聲,秦絡看著三王子的伴當阿布泰,他竭盡全力的抽打著馬匹,然而還是落在了第三名之后。

    這次沖在第一的,是穿青色披風的人。秦絡心道可能是青云哪位將軍的部下,居然超過了大王子和三王子的人。當然,在項羌,大家都以實力說話,從不屑于弄虛作假。要是大楚,肯定是無論比試什么,都不能搶皇帝以及各位皇子王爺的風頭。

    草原上就這點好,大多數人都很直爽,有啥說啥,沒有中原朝廷上那么多的虛與委蛇,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比賽沒過多久后,騎手們已經快到那座小山丘了,秦絡和眾人都仰起脖子,盯著遠方,看誰第一個調頭。然而就在這時,突然秦絡聽到了一陣熟悉的鈴鐺聲,他莫名其妙的轉頭觀望,發現一名黑衣女子正往賽道方向走來。

    “那名女子……”秦絡愣了愣,他記起來,這就是那日在草原上,看到的那名黑衣女人。她依舊全是上下包裹嚴嚴實實,左手手腕和腰間的鈴鐺“叮叮叮”響個不停,仿佛在昭示著自己的到來。

    果然,聽到鈴鐺響的不止是秦絡一人。不少人貴族都被鈴聲吸引了注意力,四下尋找著聲音的來源。尤其是大王子,在聽到鈴聲的那一瞬間,突然站了起來,眼睛如鷹一般掃視全場,最后直勾勾的盯著那個黑衣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是王妃啊!”大王子身邊的伴當最先認了出來。他們的王妃雖然嫁過來有一年多了,但那女人從不參與任何宴會,也不愛和旁人打交道。故而見過她的人,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的確,除了青云關注大王子的人以外,沒有人幾個人認識那黑衣女子。甚至連可汗拓跋昊,都詫異的問隨從:“這女人是誰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”隨從一臉茫然,那黑衣女人連自己的臉都給遮擋住了,他哪能知道這是誰啊?

    “是仆蘭諾。”摩藏可敦替他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仆蘭諾?金陽仆蘭氏?”拓跋昊皺起眉頭,看著那女子緩緩步入賽場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仆蘭氏,你驕傲的兒子拓跋冿的王妃。”摩藏可敦輕笑道。

    拓跋昊向來懶得關心兒子們的私事,此刻想了半天,終于想起來了,“我記得他娶了個軍妓,沒想到居然是仆蘭氏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仆蘭氏又怎樣,還不是得臣服在可汗您的腳下?”摩藏可敦道。

    可拓跋昊卻搖搖頭,“早知她是仆蘭氏,就不該讓她成為正妃。給老大當個側妃,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摩藏可敦冷冷一笑,她當然是故意瞞著拓跋昊,這才讓仆蘭諾順利的嫁給了大王子。

    然而不知那個黑衣女子是沒顧上看路,還是故意的,她居然直直的走到了賽道中央。眾人頓時一陣驚呼,騎手們已經拿著小紅旗,調頭返回了。而仆蘭諾此刻沖進了賽道,不是找死嗎?

    “阿諾!”大王子站起來,揮舞雙臂,對仆蘭諾大喊道,“快閃開,危險,危險!”

    可仆蘭諾依舊向前走去,仿佛對周圍的一切都屏蔽了似的,沒聽到也沒看到。

    “瘋了嗎,這個女人瘋了嗎?”三王子拓跋冽也驚訝的看著黑衣女人,“她不知道這是賽場嗎?”

    秦絡皺著眉密切的關注著那女人,他從第一次見到那個女人開始,就覺得她神秘又獨特,身上肯定有故事。

    馬蹄聲漸漸逼近,可女子卻連頭都懶得轉一下,依舊毫無畏懼的慢悠悠的走著。女子沒有被嚇得,反而是騎手們被嚇了一跳。他們快跑到跟前了,才驚悚的發現跑道上居然有個人,但想避開已經很難了。

    “這個女人!”大王子喊了半天沒啥效果,氣得大叫。他恨不能沖過去把仆蘭諾拉回來,但距離太遠,他沖過去估計只能看到一具被撞翻的尸體了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以為仆蘭諾難逃一死之時,突然一支利箭穿過云霄,飛過看臺,直射入賽場的一匹馬的馬頭上。那馬兒當場斃命,騎在上馬的勇士,不受控制的跌落在地。而后馬兒龐大的身體倒了下來,直接壓到了那人的腿上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那名騎士發出一聲慘烈的尖叫,仿佛痛不欲生。其他人看這個情況,知道比賽被打斷了,于是連忙下馬,幾個人一起把那匹死馬拉開。

    拓跋冿不顧一切的沖上賽道,將劫后余生的仆蘭諾緊緊抱在懷里,不停的問道:“你還好嗎,有沒有受傷?”

    對于大王子殷勤的關愛,仆蘭諾卻顯得特別冷漠。她冷冷的推開大王子,掙脫大王子的懷抱。

    那匹馬并沒有踢到仆蘭諾,她自然毫發無損,只不過被強烈的風吹亂了長發,也吹落了遮面的紗巾。就在紗巾落地的那一剎那,周圍的那些騎手和伴當們,都被其美貌所驚艷。在這一刻,他們終于明白為什么大王子突然要娶仆蘭諾,也知道什么叫做“沖冠一怒為紅顏”。

    仆蘭諾的美,是直接攝人心魂的美。她的臉上雖然冷冰冰的,但那眼神似嗔非嗔,仿佛勾人魂魄。面對如此肆無忌憚的絕色,任誰都會被迷倒吧。

    此時可汗也來了。那支箭,自然是拓跋昊的功勞。他是草原的霸主,即使是在高速移動下的馬匹,他也能一箭斃命。他眼中帶有驚嘆的看著自己兒媳,半晌過后,終于想起來問一句:“有沒有受傷?”

    然而仆蘭諾只是淡淡的看了可汗一眼,而后帶上紗巾,對可汗的關懷也是不理不睬。氣氛一時間陷入極度尷尬,眾人眼睜睜看著美女轉身離去,就如她來時一樣,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秦絡再次感嘆那女子的勇氣,但心中疑團也越來越多。他不解道:“大王子對她那么好,她為什么還是冷冰冰的?”

    拓跋冽對這種現象見怪不怪,淡然的說道: “因為她恨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汗呢?”秦絡更搞不懂了,“可汗救了她,她對可汗,也沒客氣。”

    拓跋冽依舊淡然的點頭道:“她恨大哥,她恨拓跋氏,她恨青云所有人。”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間者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間者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間者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电子游艺怎么都是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