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053 出擊(一)

穿越小說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間者卷三 053 出擊(一)
(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)    “大哥已經率兵進軍中原了。”摩藏可敦對弟弟說道,“我們練兵三年,此次一定能夠一舉拿下瀾河以北的土地。”

    “等大哥得勝而歸,我們黑巖部,是不是就可以取代青云,大哥便能夠自立為可汗了?”摩藏達西問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當然,那時候大哥從南邊揮師直下青云,而你和郭爾訶將軍在內控制住丹陽城,就算有青云鐵衛,也擋不了多久。到時候,我會勸阿冽退位自保,大哥便是草原上新的可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時候真同情你的兒子。”摩藏達西搖頭道,“你為何一直疏遠你的兒子,就為了那個瘋巫師在你懷孕時說過的那句‘母子只存其一’的瘋言瘋語?可是你生拓跋冽時,并沒有難產啊。可見那瘋女人的話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“要怪就怪他的父親吧。你不知,我有多恨拓跋昊,他不愛我卻娶了我,娶了我后,又納了那么多側妃。就連女奴的兒子,也要和我的兒子一起爭奪汗位。”摩藏可敦回憶起往昔,臉上露出似悲似怒的表情,“我是摩藏家的女兒,理應站在家族這邊。大哥從小到大,一直對我們呵護有加,如果他能實現自己的心愿,登上汗位,我自然是樂觀其成的。”

    黑巖部要去攻打南楚的消息,像風一般立刻傳遍了整個草原。仆蘭諾得知后,當即面見拓跋冽,對他道:“可汗,這是個大好機會啊。趁摩藏大汗王攻打南楚時,我們應該馬上采取行動,集結青云鐵衛,和摩藏達西他們血拼。”

    拓跋冽心中還記得秦絡曾說過的話,搖頭道:“可是秦絡說,再忍耐一陣子,他有更好的辦法,能夠兵不血刃的奪取政權。”

    “秦絡說、秦絡說,到底他是可汗,還是您是可汗啊。您可是草原之主,不要被一個楚人所左右。”仆蘭諾真誠的看著拓跋冽的眼睛,焦急道,“機不可失,時不再來,可汗您不要再猶豫了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摩藏達西和郭爾訶可恨,但他們手下都是我青云的士卒。那些士兵只是被黑巖部所欺騙,他們其實是心向青云的。”拓跋冽說道,“我怎么忍心看著青云的士兵們,互相殘殺?”

    “那些士兵早已叛變,可汗不要再心存僥幸了。”仆蘭諾危言聳聽道,“我聽摩藏可敦說,等摩藏大汗王班師之時,就會率兵突襲青云,和摩藏達西里應外合,拿下丹陽城。到時候可汗你只有退位一條路,再無反抗的余地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冽震驚道:“當真?母親她……要逼我退位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經常在摩藏可敦身邊,消息絕對無誤。”仆蘭諾又半真半假的說道,“她昨天還問我,關于秦絡的事,說最近怎么不見秦絡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母親她居然還記得秦絡?”拓跋冽揉揉眉頭,問仆蘭諾,“你怎么回答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怎么說,只能說不知道。可汗,要是她臨時起意想召見秦絡,而摩藏達西正好在場的話……”仆蘭諾說話只說一半,另一半就讓拓跋冽好好體會了。

    拓跋冽一時腦熱,便答應了仆蘭諾,“好吧,我讓伴當去找忽圖魯將軍,召集青云鐵衛。”

    仆蘭諾躬身祝福道:“愿可汗旗開得勝。”而后她轉身離去,輕蔑一笑,想要不流血的政變?做夢!

    拓跋冽當機立斷,讓伴當阿勒木去找忽圖魯將軍。阿勒木又帶上了可汗的信物狼髀石,這東西十分難得,且形狀不一,在項羌,狼王的狼髀石就相當于中原的傳國玉璽,也可以當作是調兵遣將的兵符。

    忽圖魯將軍看到狼髀石,自然不會懷疑阿勒木的話。他對可汗、對拓跋家族一直是忠心不二的,別說是調遣青云鐵衛了,就算讓他拋頭顱灑熱血,他也會立刻為可汗效命,絕無二話。

    “可汗的意思是,三日后,讓末將帶兵,直接殺到摩藏達西的營帳嗎?”忽圖魯將軍問道。

    阿勒木點頭道:“是的,到時候可汗也會去,你我只需聽可汗下令,帶兵沖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請轉達可汗,我忽圖魯一定會按可汗的命令行事,誓死效忠可汗。”

    拓跋冽準備強攻的事情,還沒有來得及告訴給秦絡呢,二王子拓跋凌就先一步,來到了金宮。他恨鐵不成鋼的對秦絡道:“你快去勸勸我那個傻弟弟吧,他剛剛居然對我說,三日后要率兵攻打摩藏達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三日后?”秦絡驚了一下,“他為何突然如此著急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我磨破了嘴皮子,左說右說,勸了半天,可二弟他根本不聽。后來,我和他吵了一架。哎……”拓跋凌拍拍秦絡的肩膀,“我現在說什么他也不會聽了,我只能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會去勸他的。”秦絡的心情也有了陰霾,他這邊還為拓跋冽勞心勞力的設計著給摩藏達西下套,那邊可汗就要去強攻了。

    “拜托,拜托!”拓跋凌學著中原人的樣子,給秦絡做了一揖,“我先告辭了,秦絡。”

    拓跋凌走后,秦絡連藥都顧不上喝了,招呼吉米,問她:“吉米,可汗現在何處?”

    “可汗一大清早,就和伴當們去城外的野山谷打獵去了。”吉米說道。

    “野山谷!”秦絡心道壞事了,這哪里是去打獵,恐怕是商量如何起兵,攻打摩藏達西的營帳去了。

    必須要阻止他們!秦絡忙不迭的對吉米說:“吉米,我要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吉米攔住他,“可汗說了,外面危險,你待在寢宮最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緊迫,來不及了。”秦絡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吉米看了看那碗還沒動過的中藥,“你傷還沒痊愈,藥得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來喝。”秦絡擺擺手,說道。

    正當秦絡準備離開時,突然聽見了一陣陣鈴鐺響聲,他好巧不巧的,就在寢殿的門口,遇上了仆蘭可敦。

    “你要出去?”仆蘭可敦顯然知道秦絡在急什么,笑了笑道,“聽說二哥剛剛來過了。”

    “仆蘭可敦,您的消息真是靈通啊。”秦絡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摩藏達西剛剛來金宮,去看望他的姐姐。”仆蘭諾說道,“要出門,也得緩會兒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絡對仆蘭可敦說的話將信將疑,而吉米則單純很多,她信以為真道:“那秦絡你現在更不能走了,萬一和摩藏達西撞上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我有急事。”秦絡對上仆蘭諾的眼睛,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急也不在這一會兒。”仆蘭諾揮了揮手,“吉米,你先下去,我來勸勸秦絡。”

    吉米退下后,仆蘭諾一步一步的靠近秦絡,仿若閑庭信步,卻逼得秦絡一步步退回到寢殿中央。

    仆蘭諾一邊走,一邊問秦絡,“這么著急,是想去阻止可汗攻打摩藏達西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秦絡冷笑了一聲,“可汗為什么突然決定出擊,恐怕這里面,還有你的一份功勞吧。”

    仆蘭諾笑著贊嘆道:“真聰明,不愧是可汗的謀臣、軍師。”

    秦絡爭鋒相對,譏笑道:“過獎,仆蘭可敦也不賴。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你要去阻止他嗎?”仆蘭諾對秦絡的態度毫不在意,她漫不經心的坐在可汗床上,慢悠悠道,“想必你還不知道吧,黑巖的軍隊已經在攻打南楚的路上了。你再磨磨唧唧,你的故國,恐怕又要慘遭滅亡。伏尸百萬,流血漂櫓,楚人被黑巖的馬蹄踐踏,生靈涂炭,這是你想看到的嗎?”

    黑巖部的消息,秦絡的確一無所知。他略帶吃驚的看著仆蘭諾,對她所說的話,仍然不敢全信。

    仆蘭諾看出秦絡的遲疑,十分坦然道:“你不信?黑巖部的消息,草原上的人,都知道了,只是你天天待在這里,耳目閉塞罷了。不信的話,你可以去問問吉米。”

    “我現在是可汗的軍師。”秦絡嘴硬道。

    然而仆蘭諾早就察覺秦絡的真實身份了,她抿嘴輕笑了一聲,“秦絡啊,你也不看看我是干什么的。拓跋冽他年輕沒什么城府,才會被你所騙。我可不會。我知道你身在曹營心在漢,其實我們都是一類人,何不互相成全對方,各取所需。”

    仆蘭諾在摩藏可敦手下,做了這么多年的間者,她看人和揣摩人心的手段,已經到達爐火純青的地步。而且秦絡還有背叛拓跋冽,放走南楚小皇帝的黑歷史,仆蘭諾怎么可能猜不出,秦絡和她一樣,也是間者呢。

    聽到自己的身份被拆穿,秦絡卻沒有多大的驚訝。他反而若有所思的看著仆蘭諾,笑了笑道:“原來,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仆蘭諾隱藏了這么久的真正目的,如今也被秦絡看穿。兩人對局三載,卻是不分輸贏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是你想的那樣。”仆蘭諾也不再隱瞞自己真實想法。

    秦絡道:“既然你想合作,那我們至少得開誠布公的談一談吧。”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。”仆蘭諾如是說道。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間者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間者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間者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电子游艺怎么都是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