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五 097 婚禮(一)

穿越小說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間者卷五 097 婚禮(一)
(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)    帕爾嘉西塘位于項羌西北平原,在這里,除了著名的西塘湖水,還有著大片草地和牛羊。從帕爾嘉西塘向南延伸,在黑巖部境內,山脈高聳,河流縱橫,地形多樣。當時的黑巖部,可謂是占盡了天時、地利、人和。

    青云部和赤水部最后商議的結果是,將黑巖部的土地劃分為南北兩個部分。從北面到帕爾嘉西塘,歸為赤水部領地。從帕爾嘉西塘向南,直到白沙部的分界線,便是青云的領土了。

    然而除去帕爾嘉西塘這片寶地之外,北邊的氣候寒冷,多為凍土,不適合放牧。而南邊則氣候溫和,還有著茫茫草原和浩瀚無垠的盆地。所以拓跋冽劃分的時候,并沒有過多的猶豫和糾結。

    葉勒大汗王有了帕爾嘉西塘后,自然也不會再和青云斤斤計較。雖然得到的土地和青云相比,少了很多。但葉勒大汗王的目的不在于土地的多少,而是要放眼整個項羌。他早已布好了一局棋,就等著拓跋冽入甕呢。

    而葉勒家族的其他人,則沉浸在喜悅之中。一個月后,赤水部陸陸續續的搬了過來,葉勒依和葉勒傾,隨著父親,最先來到了帕爾嘉西塘。她們看著新搭建的帳篷,以及清澈的西塘湖水時,說不激動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然而另一件讓葉勒家族歡呼雀躍的事情,則是長女葉勒傾的大婚。青云部此次仿照中原的嫁娶規矩,派人送來了很多聘禮,葉勒傾也在自己縫制自己的嫁衣。雙方都已準備就緒,就等大巫師算好日子,舉辦大婚的儀式了。

    葉勒康爾和葉勒依,都說要去給長姐送親。所有人都笑呵呵的祝福著葉勒傾,唯有衛兀氏,在深夜的時候會偷偷的抹眼淚。畢竟,那是她的親生骨肉,現在卻要嫁給別人,離開自己了。

    出嫁的日子一天天臨近,葉勒傾和葉勒依姐妹倆,同床共枕的機會也不多了。兩個孿生姐妹吹滅蠟燭后,在夜色的籠罩下,頭挨著頭,肩并著肩,低聲細語,說著私房話。

    葉勒依握住長姐的手,問她:“姐姐,你終于能嫁給自己喜歡的人,開心嗎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有點激動,有點緊張,也有點擔憂。”一提起出嫁的事,葉勒傾的不禁有些心慌意亂了。自己馬上就要嫁過去了,不知道拓跋冽,還是不是當年的模樣?他若知道自己僅僅因為見他一面,被他的笑容所吸引,就這樣苦苦等了他這么多年,他會不會笑話自己?

    或許每個女人在成婚前夕,都會或多或少有一絲緊張恐懼。離開娘家,進入一個陌生的地方,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適應,也不知道還不曾熟悉的丈夫,會不會對她好。

    葉勒依還不懂這些情緒,她安慰道:“姐姐,擔心什么,要是拓跋冽敢欺負你,你就給我說,看我不打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又開始胡說了。”葉勒傾笑著拍了一下妹妹的頭,“我離開家后,你就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了。弟弟還小,母親又多病,父親政務繁忙,家里的事,你要多照顧些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葉勒依點頭,突然發現姐姐離開后,家里的瑣事一下子落在自己的肩頭了。

    葉勒傾繼續不厭其煩的叮囑道:“還有啊,我的這些金銀首飾,帶不走的都留給你。我知道你不喜歡這些俗物,不過你也老大不小了,別整天和那些男孩子騎馬打獵,要有葉勒家二小姐的樣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又說這些。”葉勒依裝作惱怒的說道,“我才不會嫁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隨你隨你,你現在是我們赤水的女英雄了,想娶你的人,肯定很多。”葉勒傾笑道,她知道自己的妹妹心比天高,而且武藝和才學都精通。一般的男人,估計妹妹也看不上了。

    葉勒傾又想起了那天,妹妹氣急之下說的話,要找比秦絡聰明的男人。難道……葉勒依對秦絡……有好感?

    可是感情的事情,葉勒依自己都搞不清楚,葉勒傾當然更猜不透自己妹妹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等大巫師算好了吉日后,送親的時間很快就定了下來,就在這個月的十五。十四日的時候,青云派來了使臣,前來迎接。然而令葉勒依沒想到的是,來的使者,居然又是秦絡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是你?”葉勒依一臉不耐煩的看著秦絡,生氣的問道。

    秦絡微微一笑,“二小姐,又見面了。在下不才,被可汗任命,主辦此次婚禮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怎么會有聘禮和迎親這樣的儀式。”葉勒依恍然大悟,“你居然把我姐姐的大婚,辦成了你們中原婚禮的形式?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呢,等大婚的時候,還是按照項羌的習俗,跪拜圣蘭山,大家一起喝酒跳舞。”秦絡解釋道,“不過是在大婚之前,加了一點點中原的習俗而已。”

    這個也不能怪秦絡,誰讓他是第一次主辦項羌的婚禮呢。而且他也按照可汗說的,去問了拓跋凌、吉米、阿勒木等人。但是他們三個人,居然一個人一套說法。秦絡這才明白,原來項羌婚禮形式多樣,從來沒有統一過。甚至,赤水部和青云部的婚禮習俗,相差甚遠呢。

    所以秦絡干脆也不糾結到底按赤水部的習俗辦,還是按照青云的傳統辦。他直接加入了楚國以前嫁娶的方式,這樣兩邊誰也不會覺得不公平。而且葉勒康爾等人,居然還覺得,這個新形式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葉勒依看了一眼秦絡,閑閑的說道:“看在聘禮能有那么一筆錢財的份上,我就不和你一般計較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新娘葉勒傾,在幾位女仆的攙扶下,從帳篷里出來了。她穿著的是大紅色的長裙,嫁衣如花般艷烈,裙擺長長的拖在地上,頭戴珠寶翡翠。在婚服的胸口上,也繡上了火焰圖紋,這是赤水部的象征。今日的葉勒傾,畫上了濃妝,朱色的唇,細細的柳葉眉之下,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,嫵媚動人。

    衛兀氏的身體不好,無法跟著去送親。她只能送在門口,拉著葉勒傾的手,不知不覺,就紅了眼眶。

    看母親紅了眼睛,葉勒傾的心中,不免也有些難過,她強笑道:“母親,您別這樣,現在我們住在西塘,離丹陽城很近的,我隔三差五地就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你將來就是可敦了,要管理金宮,哪能說回來,就能回來……”說到此處,衛兀氏還是忍不住,流下了眼淚。

    先前是愁她待字閨中,怕她真的守著可汗,終身不嫁。現在好不容易有修成正果的一天,卻又傷離別。時間過得真快,轉眼間長女就長大了,就要嫁人了,從此再也不能朝夕陪伴在自己的身邊了。

    “母親,大喜的日子,可別落淚啊。”葉勒依也勸道,“姐姐走了,還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能靠得住你。”衛兀氏微微抱怨道,“你是乖乖呆著家里的人嗎?早就騎著馬兒,不知道跑到哪里打獵去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知女莫若母,葉勒依吐吐舌頭,無法反駁了。葉勒傾和衛兀氏母女兩人,又抱了一抱,她們相擁片刻,終是戀戀不舍的松開了手。

    葉勒傾最后看了一眼母親,又看了看自己沉默如山的父親。最后在妹妹和弟弟的攙扶下,一步三回頭的登上了馬車。

    別了,父母!

    別了,弟妹!

    別了,赤水!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間者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間者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間者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电子游艺怎么都是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