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五 111 攻楚(六)

穿越小說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間者卷五 111 攻楚(六)
(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)    葉勒依今天穿的是紅色長裙,頭上和身上還帶了很多裝飾物。裙擺拖地,再加上身上配飾“叮叮當當”的,騎馬特別不方便。

    要是旁邊沒有人,葉勒依肯定會撩起裙子,直接跨上馬鞍。但現在秦絡在一旁看著呢,姐姐肯定不會做這樣粗魯的動作,葉勒依忽然很想打自己兩個巴掌,為什么一時腦熱,要讓秦絡跟來呢?

    秦絡也看出了“葉勒傾”騎馬不方便,善解人意的說道:“我扶可敦您上馬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葉勒依不再逞強,扶著秦絡的胳膊,盡量保持優雅的騎上了馬背。

    “可敦您慢點騎。”秦絡看“葉勒傾”上馬時僵硬的模樣,很擔心眼前的這個女子騎術不精,生怕她一不小心給摔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葉勒依簡直不知該說什么好。她惡狠狠的想著,姑娘我十四歲就是草原上的第一騎士了。當年她在賽馬節上,打敗那么多騎術高超的男子,最終奪得冠軍,出盡風頭。沒想到,現在居然落到,要秦絡保護自己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看著秦絡不緊不慢的護在自己旁邊,葉勒依真想說,我騎術比你好多了,不需要你照顧。雖然她很想和秦絡比試比試騎術,但是她現在是“葉勒傾”啊,只好假裝成騎術不精的樣子。

    葉勒依心想,總有一天,我一定要拉著秦絡賽馬,好好教訓一下他。

    兩個人說是騎馬,其實馬兒根本沒有跑起來,而是慢悠悠的是散步。葉勒依琢磨著此處離金宮的距離,心想這個速度騎下去,估計得等到天黑,才能回到金宮吧。她想加快速度,但是又怕秦絡發現自己騎術不賴,察覺到什么。

    葉勒依只得忍住自己的急性子,跟著秦絡一搖一擺的騎著馬兒。她側頭看向旁邊的秦絡,見他一副不急不躁樣子,一手牽著韁繩,一手拿著馬鞭,目視前方,全身散發出一種靜謐閑適的氣質。

    葉勒依看到秦絡騎馬的英姿,煩躁的心一下子就靜了下來。秦絡和“葉勒傾”沒有什么好交談的話題。而葉勒依,更不可能主動開口。一路上,雙方都沒有說話。要是往常,葉勒依早就憋壞了,但此刻她突然發現,這樣靜默的時光,似乎也很舒服。

    秦絡也很奇怪,不知道為什么,身邊的“葉勒傾”總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。明明是第一次交談啊,明明沒見過幾面啊。難道是因為孿生姐妹長得像,所以讓自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錯覺嗎?

    此時的秦絡并沒有想太多,更不可能猜到,身邊的人,就是葉勒依。

    兩個人仿若閑庭信步,慢吞吞的回到了丹陽城。秦絡為了避嫌,在城門口就向“葉勒傾”告辭了。葉勒依這次沒有犯渾,客氣的和秦絡道謝話別,而后趕快回到了金宮中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的時候,有沒有人來找我?”葉勒依一到自己寢殿,就急忙問守候在此的薩仁。

    薩仁一邊替葉勒依換下衣服,一邊回答道:“只有吉米來過,大約是在午時剛過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她的?”葉勒依問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說,可敦您出去散散心。”薩仁答道。

    “吉米說什么了嗎?”葉勒依生怕吉米看出什么來。

    薩仁搖頭,“她沒有說什么,見可敦你不再,她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葉勒依微微放寬了心,猜測吉米估計是給自己送飯的。她又問道:“可汗呢,回金宮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回來,估計晚飯不會在金宮用了。”薩仁說道,“可敦,您別老是等可汗,餓壞了怎么辦?”

    葉勒依每晚都會等候可汗一起用膳。可是拓跋冽經常不來,又不通知她,讓葉勒依每每等到很晚。今天葉勒依也餓了,聽薩仁勸說,便同意道:“好吧,今晚我不等他了。”

    薩仁急忙吩咐奴隸,讓廚房傳膳。她看葉勒依關起門來,狼吞虎咽的樣子,笑了笑道:“可敦您餓壞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嗎。”葉勒依現在沒空裝淑女了,她邊吃邊抱怨道,“今天遇見個難纏的人,和他磨嘰了好長時間,連午飯都沒有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敦您別噎著,慢點。”薩仁好笑的看著葉勒依,這才像是她認識的二小姐嘛。說實話,二小姐裝大小姐還挺像的,差點讓她都分不清誰是誰了。

    不出一日,葉勒大汗王就接到了葉勒依的飛鷹傳書。

    看完信上的內容之后,葉勒大汗王微微吃驚,沒想到拓跋冽要和南楚硬碰硬。不過這對于赤水部是好事。葉勒大汗王思忖著,是否應該趁著青云防守薄弱時,攻其不備?

    然而赤水部一旦和青云部開戰,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。要么消滅青云,統御草原。要么身敗名裂,和黑巖部一個下場。開弓沒有回頭箭,葉勒大汗王是小心謹慎之人,肯定不會盲目下決斷。

    于是他提筆,給葉勒依回信。命葉勒依繼續注意青云的動向,查探拓跋冽打算派多少兵馬出征,留守青云又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小不點安靜的待在大汗王的書桌上,偶爾用喙低頭啄一啄自己的羽毛。葉勒大汗王寫好信后,將它綁在小不點的腿上。而后,抱起小不點,走到空曠的草地,放飛雄鷹。

    葉勒大汗王用憐憫又嘲弄望向青云方向,既然拓跋冽不自量力想要找死,那么他不介意在背后推波助瀾。

    葉勒大汗王想問的問題,在這次議事中,拓跋冽和諸位文臣武將也在商議。出兵多少,留守多少,這些都是大事。而戰馬,則是這些問題的關鍵所在。

    萬幸的是,不論是桑丹大叔,還是其他的養馬高手,都十分自信的告訴阿勒木,定能在秋分之前,讓馬兒上膘。阿勒木聞言,欣喜的對他們說:“辛苦各位了。”

    故而,在此次議事之始,阿勒木立刻站出來,胸有成竹的對可汗說道:“末將已讓養馬高手桑丹接手黑豹騎兵的戰馬,桑丹大叔說,一定能在大戰之前,讓馬兒上膘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不錯。”拓跋冽欣慰的看著自己的這個伴當,現在也是能夠擔當重任的了。

    二王子拓跋凌計算道:“再加上我們自己的戰馬,應該能夠湊四十萬匹。忽圖魯將軍佯攻武平關,不需要一人帶兩匹馬。而且,最好以步兵為主。至于左右兩位將軍,他們長途奔襲,應配給他們更多的馬匹。”

    “二王子所言極是。”忽圖魯絲毫不介意拓跋凌將自己劃出主力軍的地位,“末將只需要五萬戰馬即可。”

    這就說明,忽圖魯將軍只需五萬騎兵,就想要攻打武平關。拓跋冽不放心的說道:“忽圖魯將軍,我再你給調五萬步兵,以作策應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可汗。”忽圖魯沒有拒絕,打仗,士兵當然是多多益善了。

    “阿勒木,阿布泰。”拓跋冽看向兩人,“你們各帶五萬騎兵,從東西兩線攻入中原。每名騎兵,帶兩匹戰馬。”

    “末將領命。”阿布泰和阿勒木,異口同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青云鐵衛守護丹陽城,湛盧大草原和蘇格撒朗大草原的守兵不動。”拓跋冽清楚,笨重的青云鐵衛,不適合長途跋涉。

    “至于留守將領……”拓跋冽看向了自己的二哥,“二哥,丹陽城這邊,麻煩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問題。”拓跋凌領命道,“只是可汗,光留下青云鐵衛,恐怕不夠吧。”

    拓跋冽不明白二哥的意思,“青云鐵衛留下來,不過是以防萬一。現在黑巖部已滅,誰還會來攻打我的丹陽城?”

    “還有赤水部和白沙部呢。”拓跋凌好意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赤水部和我們是聯盟,白沙部……”拓跋冽輕蔑的一笑,“他們有多少兵馬,敢打我們青云部?”

    白沙部向來是膽小怕事的墻頭草,誰強大,他就跟著誰。現在拓跋冽重新掌握政權,滅了黑巖部。白沙部見狀立刻派人給青云送上大禮,并懺悔自己當年不長眼投靠了黑巖的摩藏達格,他們已經知錯了,希望可汗不要追究。

    拓跋冽當時忙著聯姻,哪有時間去追究白沙部。故而收下了禮物,打發他們的使者回去了。這幾個月,白沙部的大汗王一直乖乖的待在自己領地,以示臣服。

    “可汗,不可輕敵啊。”拓跋凌苦口婆心的勸道,“我建議,丹陽城得留十萬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哪里有那么多兵馬?”拓跋冽手頭能調遣的,總共就二十多萬人,分給忽圖魯將軍十萬,分給左右將軍各五萬,再去何處湊十萬?

    拓跋凌明白三弟的難處,他退一步說道:“離大戰還有一段日子,我們征兵吧。湊不齊十萬,至少得有五萬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好。”拓跋冽不情不愿的答應了。要不是黑巖部,他們哪里會損失那么多人。當年的青云,好歹也是橫掃草原,威震九州的大部落,百萬大軍隨隨便便就湊齊了。哪像如今這樣,調個兵都捉襟見肘。

    忽圖魯將軍也皺起了眉頭,征兵肯定又要麻煩牧民們了,他們剛剛才經歷完丹陽城的守衛戰,還沒休息多久,又要上戰場了。

    果然,征兵令一下,草原上一片怨聲載道。秦絡對此嘖嘖稱奇,又是征兵,又是秣馬,拓跋冽這一次,真的是下足了血本啊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作者有話說:今天多更一些字數,以感謝前段時間和昨天打賞紅包的兩位讀者。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間者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間者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間者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电子游艺怎么都是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