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六 152 祭火(一)

穿越小說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間者卷六 152 祭火(一)
(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)    項羌和中原的習俗略微有些不同,雖然他們也過年,但是在臘月廿三時,赤水部會先行舉辦祭火儀式。

    每年到這個時候,赤水部的人們會圍著篝火跳舞,祭拜。還有祭火飯,分給大伙,非常美味。那是冬天最冷的時候,圍著篝火吃著熱飯,真是太爽了。

    臨近臘月之時,葉勒依思鄉之情便愈發的強烈了。她靠在秦絡的肩膀上,望著遠方,對秦絡道:“這時候,家里肯定在做祭火飯了。會煮羊羹湯,會烤全羊,想想就饞。”

    秦絡微笑著聽著,看葉勒依說的口水都快留下來了,疑惑的道:“為什么只有赤水部有祭火儀式,青云部沒有?”

    “赤水最靠北邊,最冷啊。”葉勒依說道,“這是我們赤水的特色,不像青云、白沙甚至滅亡的黑巖,他們都沒有。他們只是會為了祈禱風調雨順,偶爾舉行些農事祭祀。我們不僅有祭火,還有祭河,可惜,我注定要錯過了。”

    秦絡知道,葉勒依不是遺憾錯過儀式,而是想家了。這種感情,秦絡感同身受。在最初來到項羌的一年,他也一直思念著故國。葉勒依將來能夠回到故鄉,而秦絡,卻永遠無法返回故國了。

    秦絡安慰葉勒依,“你想過祭火節,還不簡單嗎?祭火飯,我們也可以做,篝火宴,青云也做過很多。我們邀大家一起來跳舞,還會有人拒絕嗎?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葉勒依果然展顏而笑,她搖頭道,“我不在意其他人,我只想,和你一起,過祭火節。就我們倆人,好嗎?”

    原來葉勒依早有謀劃,就等著秦絡開口呢。秦絡笑道:“好啊,就我們倆,就在這石山。”

    葉勒依一掃思鄉之苦,一下子變得開心多了。自從他們成親后,秦絡處處照顧著葉勒依,讓葉勒依感受到了愛情的甜蜜和溫暖。

    葉勒依所提的要求,只要在秦絡能力范圍之內,他都盡量滿足,更別說舉行一場小小的祭火儀式了。

    葉勒依從密道回到可汗寢宮后,薩仁看著她春風滿面,疑惑道:“可敦啊,最近有什么好消息嗎,您怎么一直這樣高興。”

    “我高興,就不會找你撒火,還會獎你。”葉勒依俏皮的說道,“你干嘛非要我天天苦著個臉?”

    薩仁心道也是,只不過葉勒依的這種開心的狀態,不僅是這些天,細算下來,持續挺久的。而葉勒依自然不會告訴薩仁,自己和秦絡成親的事情。薩仁蒙在鼓里,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葉勒依哼著小調,換回了可敦的服侍。而后對薩仁道:“你去給我準備祭火飯,我要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青云這邊,不過祭火節啊。”薩仁悶悶道。

    “沒事啊,大不了我自己過。”葉勒依說道,“快去備好食材,多弄點。等那天,我就可以圍著篝火吃祭火飯了。”

    葉勒依沒說后半句,在篝火旁,還有自己的愛人。這種事情,是葉勒依從未經歷過的,她以前只是和父母姐弟過節,每次只是跳舞吃飯,毫無變化。

    而這一次,雖然父母姐弟不在身邊,但有秦絡在,也不孤單。

    葉勒依說的那些不過是開胃酒菜,最后的主食,才是真正的“祭火飯”。

    祭火飯吃起來十分美味,但是準備工作十分繁雜。在祭火前,先將羊胸骨煮好,制成肉湯。然后將煮好的胸骨肉撈出來,并從肉湯上面撇取少量的浮油盛于器皿中,然后往鍋里下糜米或大米,熬成稠粥,便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這種祭火飯,吃起來又香又不油膩。再配上羊羹湯,在篝火前食用,簡直是人間美味。薩仁從小就心靈手巧,在赤水時,就幫著準備過祭火飯,現在做起來輕車熟路,還吸引了一幫青云的女奴。

    “薩仁姐姐,你在做什么,好香啊。”其中有女奴被肉湯的香味給吸引,跑過來圍觀。

    薩仁得意的笑笑,“這可是我們赤水的秘制美食,不能說。”

    “薩仁姐姐,快告訴我吧。”那女奴看著鍋里的湯“咕嚕咕嚕”的不停翻滾著,饞的不得了,真想喝一口嘗嘗。

    薩仁故意賣個關子,笑道:“你們知道,赤水的祭火節嗎?”

    “祭火節?”幾個女奴互相望著,有個人怯生生的說道:“是不是,祭祀火神的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薩仁指了指肉湯,“這個湯,是用來做祭火飯的。我們可敦想家了,想要在臘月廿三,吃祭火飯。”

    女奴們恍然大悟,原來是葉勒可敦想吃祭火飯啊。不過她們也很理解,女孩子出嫁后,都會想念娘家人的。

    等薩仁走后,女奴們偷偷議論著,“葉勒可敦真是可憐,可汗一走好幾個月,連過年都不回來。她一個人孤孤單單,怪不得想家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自從可汗走后,葉勒可敦經常去可汗寢宮,一坐就是一整天。哎……”女奴們搖頭嘆息著,都很同情葉勒可敦。這是因為葉勒依按照姐姐溫柔的性格,對下人特別平易近人,所以金宮的女奴,都很喜歡她。

    等到了臘月廿三,葉勒依讓薩仁帶著祭火飯、湯、馬奶酒,穿過密道,早早去石山找個僻靜的地方,布置酒菜,燃起篝火。

    葉勒依看看天色,估計秦絡快來時,讓薩仁先回金宮去,自己一個人坐在篝火旁,等秦絡來。

    葉勒依抱膝而坐,仰望天空。漆黑的月夜,印有點點星辰,顯得更加深邃、高遠。旁邊燃起熊熊篝火,火光照耀在葉勒依的側臉上,更添她幾分明艷。

    當秦絡過來時,就看到在篝火旁,坐著一個紅衣女子。葉勒依不說話的時候,像她姐姐一樣恬靜。可一說起話來,則增添了一份俏皮可愛。

    雖然秦絡腳步聲很輕,但葉勒依還是聽到了。她開心的轉過頭,朝秦絡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夜里風涼。”秦絡看葉勒依大冬天還是一套紅裙,急忙脫下自己的披風,給她披上了。

    葉勒依其實一點也不冷,她從小練武,身子骨好著呢。倒是秦絡,看起來弱不禁風似的。不過葉勒依還是心安理得的披上了秦絡的披風,感受到披風里還沒散去的體熱,頓時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“我帶來了祭火飯和酒菜。”葉勒依打開保溫用的布包袱,她端出湯碗,打開蓋子,一股肉香迎面撲來。

    秦絡在葉勒依身旁坐下,用勺子舀了一勺湯。果然,比青云的羊羹湯要好喝多了。

    “還有祭火飯。”葉勒依獻寶一樣端到秦絡眼前,“你嘗嘗我們赤水的特色。”

    秦絡夾了一塊肉,又吃了一口飯,果然不油不膩,還有一股肉香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?”葉勒依迫切的問道。

    秦絡點頭,“非常好吃。”

    雖然不是葉勒依親手做的,但是因為是她家鄉的菜,她還是很開心。當然,葉勒依開心歸開心,只是她永遠也不會萌生出,給自己夫君洗手作羹湯這類事。

    葉勒依又像變戲法一樣,掏出了兩個酒囊,“來,我們喝酒吧。”

    “祭火直接就開吃開喝了嗎?”秦絡表示疑惑,“難道不需要祭拜火神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葉勒依一時激動,差點忘了這茬。她急忙道,“要的要的,我給忘了。”

    這還能忘?秦絡對此更加疑惑了,難道今天,葉勒依不是為了祭火的?

    薩仁在包袱里,給葉勒依裝了九根祭火用的羊胸骨。葉勒依按照傳統習俗,雙膝跪地,將九根羊胸骨依次擺在木盤中,然后舀了一小碗祭火飯,一同放在木盤中。

    秦絡新奇的看著這場儀式,見葉勒依一邊喃喃自語,一邊排列羊胸骨,不知道有什么講究。

    等葉勒依終于弄好了祭盤后,祭祀儀式便開始了。秦絡跟著葉勒依,一起叩首祭拜。而后,葉勒依將木盤中的羊胸骨投入正在燃燒的篝火中,再從地上取一把土,灑在了火焰上。

    干完這些事后,葉勒依向秦絡說道:“火神要升入神界了,會將幸福和光明灑向人間。”

    雖說,子不語怪力亂神,但是秦絡也沒必要和葉勒依爭論,世上到底有沒有火神,會不會給人帶來光明和幸福。秦絡裝作相信,點頭道:“你們的火神,會保佑赤水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祭祀很簡單的,現在可以吃飯了嗎?”葉勒依問道。

    秦絡端起了羊肉湯,葉勒依一把搶過,“喝什么湯啊,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說的,吃飯。”秦絡說道。

    葉勒依強行辯解,“你還當吃飯是真吃飯啊?當然是要喝酒的。”

    好吧。中原的吃飯,其實也是喝酒應酬,秦絡在官場也不是沒呆過,自然知道其中的道道。于是秦絡和葉勒依一人一個酒囊,一邊吃著飯菜,一邊喝酒。

    “秦絡,為了我們的新婚,干杯。”

    “干杯。”秦絡和葉勒依碰了一下酒囊,然后仰頭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可是葉勒依還不滿足,“秦絡,怎么跟著娘們似的,喝酒要大口喝,連我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口喝了。”秦絡在項羌這些年,除了馬術有長進外,酒量也增長了不少。

    葉勒依搖搖頭,“你看,我比你喝得多。不信,來,我們比賽,誰先把一囊袋的酒喝完。”

    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比賽喝酒了呢?秦絡看看香噴噴的祭火飯,說好的吃赤水特色呢?

    葉勒依才不管呢,拉著秦絡就說:“來,喝酒,我們干了!”

    秦絡挑挑眉頭,問道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,直說吧。”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間者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間者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間者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电子游艺怎么都是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