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六 154 新年(一)

穿越小說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間者卷六 154 新年(一)
(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)    南楚朝廷中,雖然現在正在打仗,但是在大年三十除夕之夜,小皇帝趙瑞澤還是按照往年的傳統,在皇宮之中宴請百官,祭拜天地,祈求上蒼和趙氏祖先,保佑南楚度過此劫。

    百官們在一團和氣中吃吃喝喝,欣賞著宮廷的歌舞,享受著繁華一夢。這番醉生夢死的場面,和前方戰場的蕭條艱苦的條件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真的是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。

    群臣舉杯,向皇帝齊頌:“祝圣上萬壽無疆,祝南楚海晏河清!”趙瑞澤聽著群臣言不由衷的祝福,笑著和他們干了此杯。萬壽無疆?海晏河清?這些場面話,在現下說來,仿佛是個笑話。

    可是趙瑞澤什么也不能說,他看著宴間鼓樂齊鳴,歌舞翩然,眾人言笑晏晏,觥籌交錯,仿佛南楚還是當年的那個大楚,還是那樣的強盛的朝廷,舉國上下,還是一派繁華的景象。

    趙瑞澤輕輕搖晃著手中的酒杯,靜靜的看著這虛假的繁華景象。可是這繁華過后,又是什么呢?等歌舞停止,宴會結束,他們還是得面對前方戰事,面對項羌可怕的敵人。

    而在丹陽城,則是真正的熱鬧非凡。雖然他們的軍隊在南楚打仗,但是項羌百姓一點也不擔心,他們早已認定,項羌鐵騎所向披靡,無人能敵。他們一直堅信著,項羌必勝。

    葉勒依按照傳統,也從金宮中出來,和文武百官一起度過除夕夜。她今天穿著一套華麗的紅色長裙,頭上帶著亮閃閃的琉璃配飾。簪子一搖一擺,隨著葉勒依的身形輕輕的擺動。她笑著和諸位大臣碰杯共飲,遙祝遠方的可汗馬到成功。

    后來,草原上的篝火燃起,年輕的男女又開始圍著篝火跳舞了。葉勒依望向那邊,躍躍欲試,但是她現在是“葉勒傾”,一個溫柔文靜的女子。尤其是現在她身為可敦,不能再像之前,隨心所欲的跳舞高歌了。

    大國師拓跋晟在宴會開始時,一直默默的觀察著葉勒依的神態和表情。萬幸,葉勒依學著姐姐的神情,保持著笑不露齒,溫文爾雅的特性,矜持的小口吃著肉,酒也是微微喝一小口就放下,還得假裝不甚酒力的樣子。

    秦絡的位置,恰巧在大國師拓跋晟的邊上。在大國師打量著“葉勒傾”時,秦絡也在按照觀察著大國師的一舉一動。果然如他所料,大國師現在對葉勒依起疑心了,只是沒有抓到把柄,才未公開葉勒依的身份,將她拿下。

    “葉勒可敦,我敬你一杯。”拓跋晟終于打算親自出馬,驗一驗“葉勒傾”的真假了。

    葉勒依微微有些詫異,但她不好拒絕,只得笑道:“怎能讓大國師敬酒,您在青云是拓跋氏的長輩。我應該向您敬酒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敦一晚上都很安靜,看來不甚酒力?”拓跋晟舉起自己的酒杯,“今天的酒是五十年的女兒紅,是從中原帶過來的。不知可敦,是否喝得習慣。”

    原來是中原的酒啊。葉勒依心道,怪不得她沒有喝過,怪不得如此美味。天知道葉勒依看著眼前美酒不能一杯干了,是多么痛苦的事情。但是姐姐酒量不行,這在草原中,大家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對酒沒什么研究,不過大國師敬我的這杯酒,我一定干了。”葉勒依差一點酒說自己喝的慣喝的慣,結果在最后一秒鐘反應了過來,原來大國師是在套自己的話呢。

    大國師說道:“我們都知道,葉勒可敦酒量不好,就不必勉強。還是您妹妹葉勒依厲害,聽說她曾經喝倒過好幾個男人呢。”

    葉勒依真想說,我都喝倒過好幾個男人,干一杯酒根本不算勉強。但是她現在只好咽一咽吐沫,微笑道:“那我就隨意了,多謝大國師體諒。”

    葉勒依的嘴唇碰了碰酒杯,然后依依不舍的放下了美酒。看著大國師一副“溫柔體貼”的樣子,她真的不知該哭該笑了。

    這真是太痛苦了,把她的酒癮勾了起來,卻不讓她喝個痛快。葉勒依真有種不管不顧,直接抱起酒壇大喝一場的沖動了。

    還好這時候秦絡及時的趕來了,他端起酒杯對葉勒依說道:“我也來敬葉勒可敦一杯酒,感謝可敦曾經替我解圍。”

    “區區小事,何足掛齒。”葉勒依笑了笑,舉起酒杯,“秦大人,請。”

    拓跋晟看著秦絡過來了,無法繼續試探葉勒依,只好轉頭離去。秦絡擋住拓跋晟的視線,撐著大國師不注意,葉勒依仰頭爽快的把杯中酒喝的是一滴不剩。

    “爽了吧?”秦絡早就在旁邊看見,葉勒依看那酒的眼神,仿佛是餓狼,恨不得生吞活剝了。

    “爽爽爽,太爽了!”葉勒依放下酒杯,哈哈大笑,“秦絡,還是你最懂我。”

    “喂,鎮定,你姐姐不是這樣笑的。”秦絡趕忙提醒,在場的可不只有大國師一個人,他擋得住大國師的視線,但是旁邊的大臣們還有很多呢。

    葉勒依聞言,下一瞬間立馬收斂表情,回歸正常,“秦大人言之有理,下次我不會再忘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這次是秦絡沒有忍住笑意,這樣一本正經的葉勒依,真是不太適應啊。

    陽城的新春,是從喊殺聲中開啟的。一大清早,守歲的百姓們剛剛準備回去睡覺,便聽成為喊聲滔天,項羌開始攻城了。

    所有百姓都異常緊張,昨夜好不容易平定下來的心,此刻又懸起來了。他們也沒有瞌睡了,都躲在家中,藏好小孩,拿起桌山菜刀,豎起耳朵,聽外面的動靜。

    陽城的士兵們,雖說也在過春節,但是士兵們一直在輪流站崗守衛,積極備戰中。項羌鐵騎出動的第一時間,馮汝炳就已經知道了消息。

    馮汝炳冷漠的望向城下席卷而來的鐵騎, 他們的馬兒跑得飛快,卷起陣陣塵土。馬蹄聲陣陣,仿佛能將大地都給踏碎了。但馮汝炳和南楚的士兵們毫不畏懼,他們冷靜的看著那些士兵,等到射程距離之內,馮汝炳一聲令下,發令道:“放箭。”

    無數箭矢向城下紛紛射去,拓跋冽并不指望著第一波士兵就能沖到城樓之下,于是沒有在意。然而拓跋冽不知道的是,翻過年后,南楚士氣正盛,而項羌的士氣,則因為思鄉,漸漸衰落低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馮汝炳敏銳的發現,項羌沖擊的騎兵們,氣勢沒有之前那樣充足。攀爬云梯的速度,也不如往常那樣快了。馮汝炳抓住戰機,鼓舞著全軍士氣,“兄弟們,項羌不行了。我們除夕夜約定好的,一定要活下去,一定要守住陽城!你們還記得嗎?”

    “記得!”城樓上的士兵們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好,記住自己的承諾,為了陽城,為了楚國,給我狠狠的殺!”

    “殺!殺!殺!”接連的喊殺聲從城樓傳到項羌士兵的耳朵里,他們發現,城樓上的弓箭,射擊的更加密集了,南楚的攻勢也在增加。他們想起南楚士兵昨日徹夜高歌,頓時士氣一落千丈,連打仗的心氣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這恐怕就是老將和新手的區別。拓跋冽一心只在戰略戰術上謀劃著,而馮汝炳則懂人心。他明白麾下士兵們的所思所想,懂得如何提升士氣,如何鼓舞人心。

    這一仗從清晨開始,擊退敵兵是申時末,項羌士兵們再次以失敗告終。他們早已經歷過無數次這樣的失敗。從剛開始的不以為然,到現在的毫無信心。每一次他們眼睜睜看著能夠爬入城樓,攻破大門,但還是被馮汝炳精準的指揮給擊敗了。

    二王子拓跋凌在軍營里一直等候前方的戰況,聽到這個消息時,他終于不得不開始考慮,是否還要耗在陽城,項羌到底能不能贏,以及后方糧草供應是否跟得上等等問題了。

    拓跋冽下了戰場后,二王子拓跋凌不得不將這個問題,搬到明面上來討論了。

    二王子拓跋凌分析道:“我們儲存的糧草已經消耗殆盡了,再拿不下陽城,恐怕糧草不足,軍隊要面臨斷糧的情況了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士兵們開始想家,軍心不穩。”忽圖魯將軍也說道,“反觀南楚,今日之戰士氣旺盛,戰斗力比以往更加強盛。”

    拓跋冽聽忽圖魯將軍此意,言語之間,似乎在責怪他沒有讓士兵過年。他立刻反駁道:“我親自上戰場,還不夠鼓舞軍心嗎?你們身為將領,連續幾個月攻不下陽城,不好好反思,反而怪我?”

    “可汗,忽圖魯將軍不是這個意思。”二王子解圍道,“陽城不破,我們都很心急。忽圖魯將軍不過是一時心急口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還有你,后方一出現問題,就推給秦絡身上。”拓跋冽一下子爆發了出來,“你也是在怪我,怪我用錯了人?”

    二王子終于知道,為什么自己三番五次懷疑秦絡,可汗就是不聽。因為這不僅是在懷疑秦絡,更是在懷疑拓跋冽看人用人的眼光。而現在的拓跋冽,早就不是幾年前的那個孩子了。他內心的自尊,和身為可汗的權威,不允許有任何人質疑他。

    最終,拓跋冽固執的說道:“我不管糧草問題,也不會去管軍心不振。這些都是你們要解決的。我只管攻下陽城,其余的雜事,我不想聽,也不必和我談。”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間者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間者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間者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电子游艺怎么都是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