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七 167 流亡(二)

穿越小說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間者卷七 167 流亡(二)
(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)    吉立卡郎將可汗安置在自己的帳篷中,二王子、大巫師、衛兀側妃以及拓跋氏的宗親,也都安排了最好的帳篷。阿勒木,阿布泰、忽圖魯將軍等武將,也在上等帳篷。而那些流亡的牧民和奴隸,因為湛盧大草原沒有那么多的帳篷,只好和當地的牧民擠一擠,一起生活。

    至于葉勒傾,則是一個奇異的存在。吉立卡郎無奈的望著她,葉勒傾算是可汗的可敦呢,還是俘虜呢?她到底應該住像可汗一樣的大帳中,還是像奴隸一樣,關押起來?

    然而吉立卡郎也不敢去問可汗,現在拓跋冽正在氣頭上,誰敢去提葉勒傾這個人?吉立卡郎只好去問吉米,吉米撇撇嘴,不情不愿道:“帶她到我的帳篷吧。”

    葉勒傾和吉米只不過幾面之緣,她并不清楚吉米為什么肯收留自己。吉米一邊鋪著被褥,一邊對葉勒傾說:“雖然你妹妹可恨,但你倒替我們解了圍,我也不是是非不分之人。不過我勸你還是早點走了好,可汗是個暴脾氣,誰知道他會不會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走?”葉勒傾輕輕一笑,“我又能去哪里呢?”

    是啊,家已經回不去了,茫茫草原,竟然沒有葉勒傾的容身之地。

    吉米直起身,兇巴巴的說道:“你待著這里,只會讓大家恨你。你的父親帶兵襲擊了青云,你就是我們的敵人。不是所有人,都像我這樣是非分明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可汗明媒正娶的可敦。”葉勒傾溫和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人……”吉米氣急敗壞道,“我們都知道了,是你妹妹冒充你當可敦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大婚那天,和可汗一起跪拜阿布圣蘭山的人是我。”葉勒傾溫和又固執的說道。

    吉米心道葉勒傾真是執拗到無可救藥,她對這個女子真是又同情,又氣惱。吉米搖頭道:“可汗不會承認的,他能不殺你,已經是最大的寬容了。”

    秦絡被可汗貶為奴隸,這個消息很快就在青云的人群中傳開了。然而這一次,沒有人再因秦絡是楚人而貶低他,反而對可汗的決定趕到不公。很多人都知道秦絡守城時打過勝仗,他們都為秦絡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鐵匠孫第一個找到了秦絡,他打量著秦絡一身是傷,后悔道:“早知道應該讓柳長風一直暗中保護你,聽說你差點被葉勒大汗王打死。”

    秦絡聞言笑了笑,他當時一直和大國師在城樓指揮,柳長風如何能在暗中保護。就算混在士兵中,他一人之力也無法敵過赤水部的敵兵。到頭來,他和大國師還是會被俘虜,而柳長風,則可能會死在混戰中。

    “還好,有葉勒依。”秦絡輕描淡寫的說道,“她后來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為有葉勒依,你會留在赤水部。”鐵匠孫說道,“沒想到,你會為了青云犧牲。”

    “拓跋晟就死在我的眼前,還有那些士兵和牧民,都死在了街頭。”秦絡的目光漸漸冰冷,“我看見赤水士卒凌虐百姓的樣子,仿佛看見當年侵占我中原的青云士兵。”

    鐵匠孫嘆了口氣,可能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當年青云種的惡果,現在得到了報應。

    “過去的事,不要再多思多想了。”鐵匠孫巧妙的轉移話題道,“如今你被貶為奴隸了,恐怕又要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關系。”秦絡笑道,“現在連可汗都不是可汗了,是奴隸還是謀臣,又有什么區別呢。”

    “往后你有何打算?”鐵匠孫問道。

    “走一步,看一步吧。”秦絡無奈道,“現在青云不再掌控草原,我們身為間者,想出力也無能為力了。”

    鐵匠孫點點頭,這才是他最頭疼的一點。他們遠離了權力中心,無法再像以前那樣,輕易的取得情報。恐怕馮將軍會另派間者在赤水部打探消息,而他們,則是棄子了。

    “柳長風也混在百姓中,逃出來了。”鐵匠孫說道,“我讓他繼續暗中跟著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。”秦絡笑道,“現在大家都自身難保,你們保護好自己就行。可汗雖然貶斥了我,但他待我比之前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絡雖然是奴隸了,只得和伺候可汗的奴隸們住一起。拓跋冽怕他和一群人住一起不習慣,第一晚便讓吉米帶秦絡到自己的帳篷里,與他同吃同住。秦絡和拓跋冽雖為師徒,但還沒有像現在這樣抬頭不見低頭見,反而更親密了。

    秦絡也不是甘吃虧的人,當時二王子咄咄逼人,他以退為進,用一個奴隸身份,換取了拓跋冽的信任和同情。甚至,還能夠挑撥一下拓跋冽和拓跋凌的感情。一箭雙雕之事,何樂而不為呢?

    鐵匠孫見秦絡一切安好,便終于放下了心。秦絡最后叮囑道:“最近我和可汗幾乎形影不離,我們還是不要見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鐵匠孫點頭,要不是拓跋冽下午去和武將商議事情,秦絡還沒辦法抽出時間,和鐵匠孫一會呢。

    晚上拓跋冽回來時,秦絡像沒事人一樣,仿佛一直待在帳中。拓跋冽揉揉眉頭,對秦絡抱怨道:“現在大家都沒什么好主意,有人說帶兵打回丹陽城,有人說攻打中原搶一塊地,還有人說先待在此處,靜觀其變。”

    秦絡聽到居然有人還提議攻打楚國,冷冷一笑道:“這些建議,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有好想法,可惜你的身份,不好帶你去議事。”拓跋冽對二哥心有埋怨,安慰秦絡道,“你忍耐一段時間,我早晚會給你更高的官位。”

    “可汗,我不在乎這些。”秦絡笑道。

    拓跋冽就是喜歡秦絡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的胸懷,他也笑了笑,“對了,你有什么辦法,快說快說。”

    “我建議,求助白沙部。”

    “白沙部?”拓跋冽直搖頭,“你不提白沙部,我都忘了草原還有這個部落呢。他們那點兵力,連赤水部的十分之一都不如,求助他們,你在開玩笑吧。”

    “白沙部雖然是草原上最弱的部落,但比起現在的我們,恐怕還強一些。”秦絡不得不說出這個殘酷的事實,讓拓跋冽看清現狀。

    果然,拓跋冽臉色一沉,“是啊,如今青云,連白沙部都比不上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汗何必灰心,我們求助白沙,步步為營,或許有翻身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然而拓跋冽依舊搖頭,“你沒有接觸過白沙部大汗王,你不懂他。衛慕巴桑是墻頭草,膽子小的很。”

    的確,白沙部向來低調的很,從來沒有崛起過。多年來都是依附著青云部,后來黑巖部風頭正盛時,白沙部第一個向摩藏達格投誠。等到拓跋冽滅了黑巖部,衛慕巴桑又巴巴的給拓跋冽進貢美食美酒美女,并懺悔自己當年不長眼投靠了黑巖的摩藏達格,以求生存。

    現在赤水部掌握了丹陽城,成為新的第一部落。恐怕衛慕巴桑又得要跑去,給葉勒大汗王送禮了。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間者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間者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間者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电子游艺怎么都是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