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七 168 流亡(三)

穿越小說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間者卷七 168 流亡(三)
(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)    十日后,葉勒依帶兵收復了青云部的蘇格撒朗大草原,至此,赤水部統一了大半個草原,成為新的霸主。葉勒大汗王也向項羌子民宣布,自己為新的可汗,并且在三日后舉行登基大典。

    赤水部的牧民自然同意,白沙部的衛慕大汗王,正如拓跋冽所料的那樣,急忙趕去丹陽城,參加葉勒可汗的登基大典,以示效忠。

    拓跋冽得到這個消息后,自然是雷霆大怒,他在帳篷中憤怒的將馬奶茶打翻,惡狠狠的對秦絡說道:“我還沒有死呢,他就要篡位當可汗了。”

    秦絡微微一嘆,這下項羌有了兩個可汗,算徹底的分裂了。不過在歷史上,類似的事情也經常發生。一個民族,兩個甚至多個政權。尤其是亂世之中,大大小小的國家數不勝數,每個國家都有一個人稱帝。

    不過葉勒大汗王登基為可汗,則意味著項羌的大一統結束了。真正的亂世,即將到來。

    葉勒依重回金宮,搬進了當時假扮可敦住的地方。這一回,金宮不再是約束她的牢籠,而是可以肆意妄為的家了。金宮的那條密道,為了防止將來類似事情發生,葉勒依早已下令,將其徹底封了。城外的廢舊馬場中的出口,也被土填平,密道就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,神神秘秘,轉瞬消失。

    登基的儀式是最為隆重的,這不僅是葉勒大汗王的登基大典,更是一個新時代的誕生。赤水部完成了改朝換代,終于成為了草原第一大部落。

    只是歡喜之余,當衛兀氏從帕爾嘉西塘來到了丹陽城后,得知自己的大女兒跟著拓跋冽離開了,頓時傷心不已,埋怨丈夫狠心,好幾天沒有理會他。

    葉勒大汗王不得已,只好讓葉勒依和葉勒康爾一起去勸。葉勒依帶著弟弟來到可汗寢宮,見母親仍在默默垂淚。

    “母親,您怎么又落淚了。”葉勒依無奈的嘆口氣,父親已經夠體貼的了,讓母親住在最好的寢宮,夫妻二人同吃同住。

    這在歷代可汗中,是極其罕見的。葉勒扎隆寵愛妻子,不納妾室,對衛兀氏來說,已經很幸運了。

    “我又想你姐姐了,我真后悔沒看住她,讓她跑到戰場上去了。”衛兀氏一想到葉勒傾,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掉下來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是自愿跟隨拓跋冽去的,您想攔也攔不住。”葉勒依不厭其煩的再次勸道,“姐姐性情太過柔順,這次她能夠去追尋幸福,倒是另我刮目相看呢。母親放心吧,姐姐會得到她想要的。她待在金宮,反而會郁悶。”

    衛兀氏皺著眉頭,要不是葉勒依搗鬼,葉勒傾早就嫁給了拓跋冽,追求到了幸福呢。她不滿的抱怨道:“哎,我就希望你們安安穩穩的,可你們父女,非要搞個換人的事出來。你和你父親一樣,心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許久不說話的葉勒康爾淡淡的補充道。他其實也很反對父親和二姐攻打青云,他當年在丹陽城為質子時,受到拓跋冽的照顧,他一點也不想和拓拔冽鬧翻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懂什么。”葉勒依就知道弟弟和母親的立場,所以起事之前,她和父親沒敢透出半點風聲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小孩子了,我長大了。”葉勒康爾不服氣的說。

    “等你成親了,才算長大了。”葉勒依狡辯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葉勒康爾從小到大就沒有辯過他二姐,這一次當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衛兀氏搖頭看著自己的一雙兒女,對葉勒依道:“你和你父親在想什么,我也不清楚。只是你要勸你父親,以親人為重。我的大女兒已經離家出走了,我不想看到我們家再發生這樣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的。”葉勒依保住道,“我一定保護好母親和弟弟,不會再有人分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衛兀氏問道,“你會像你姐姐一樣嗎?”

    葉勒依一下子愣住了,臉有些發紅,不敢直視母親的眼睛。她會像姐姐那樣,為了一個男人,拋去家族,拋下一切,跟著他走嗎?

    葉勒依的眼前閃現出秦絡的面容,若秦絡說帶她回南楚,她該怎么辦?想到此,葉勒依微微一驚,她趕緊將這個念頭抹去,這個想法不成立,秦絡既然走上了間者這條道路,他便不會半途而廢。而自己,也不會輕易離開赤水部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會的,我會一直守在父母身邊,守護赤水部。”葉勒依莊重的答道。

    秦絡半夜醒來,揉一揉惺忪的睡眼,聽見主塌上傳來輕微的聲音,拓跋冽翻來覆去的,似乎一夜未睡。這也難怪,畢竟明天葉勒扎隆過就要登基成為新可汗了,拓跋冽今夜注定無眠。

    “可汗,要喝水嗎?”

    拓跋冽坐起身,點點頭,“要喝。”

    秦絡披上外衣,去外面倒了杯熱水,端到拓跋冽跟前。他現在住在可汗的帳篷里,名義上是貼身伺候,實際這些端茶倒水的事情,一般都是吉米在做。只不過現在是深夜,吉米早就去睡覺了。

    “吵到你了吧。”拓跋冽端起杯子,也沒有立馬喝,只是捧在手中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秦絡笑笑沒有答話,他轉而問道:“可汗今夜,失眠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拓跋冽落寞一笑,“我想起了我的父汗,他對我說過‘你要記得你是青云的主人,你的祖宗是拓跋氏。’可是現在,我沒有守護住青云,落到如今這步田地。秦絡,我真的不知道,該怎么辦了。”

    秦絡看著拓跋冽,月光從外面透進來,罩在拓跋冽的臉上,看起來神情都變得柔和了。秦絡心道,這樣一個驕傲的孩子,遭受到如此大的打擊,一時半會肯定緩不過來。可惜他身為可汗,在人前還得裝出鎮定老成的樣子,只有在深夜里,才會露出迷茫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可汗已經做的很好了。您打敗了您的母親,覆滅了黑巖部,甚至連南楚,都差點被攻破。赤水部用卑鄙的手段得到丹陽城,他們必不會得到草原牧民的民心。”

    “有民心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中原有句話,得民心者得天下。”秦絡說道,“可汗萬萬不要氣餒,只要有民心,我們就有打敗赤水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打敗赤水?”拓跋冽放下杯子,苦笑道,“其實我現在心里沒有一點底,我不求能打敗赤水,只求能夠帶著青云子民生存下去。”

    秦絡十分理解拓跋冽,他對著諸位武將文臣,自然要說打敗赤水,報仇雪恨這樣的豪言壯語。但私下拓跋冽心里有數,他們和赤水部差在何處。秦絡欣慰的看著拓跋冽,這個人不再像當初那般狂妄自大,他成熟了,不再為了面子爭強好勝,終于學會了妥協,學會體諒青云族人。

    “可汗能這樣想,很好。”秦絡說道,“我們是該務實一點,先想一想,下一步怎么走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他們,也說了很多意見,可惜沒一個有用的。只有你,秦絡。”拓跋冽突然握住秦絡的雙手,“師父,我需要你。”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間者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間者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間者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电子游艺怎么都是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