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九 204 姻緣(五)

穿越小說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間者卷九 204 姻緣(五)
(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)?    吉米扶著葉勒傾來到帳篷內,小心的替她挽起長袖,看見胳膊上有點點擦傷,頓時心疼的說道:“拓跋冽也太狠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沒有打我,只是推了我一下。”葉勒傾解釋道,“他說他不想看見我。”

    吉米猜測拓跋冽說的話肯定比這難聽十倍,她一邊為葉勒傾上藥,一邊打抱不平道:“葉勒康爾結婚,又不是你的錯。可汗就會遷怒,不要離他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事。”葉勒依笑笑,“今天謝謝你,替我說話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可敦啊,你要保護好你自己。”吉米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,“不要對人太好了,也不要沒有防范之心。尤其是對可汗,最近要繞著他走。”

    自從秦絡提點后,拓跋冽開始注意葉勒傾了。他偷偷的關注著,看她經常為受傷的奴隸們送藥,看她給貧苦牧民的孩子們教學習字,看她去探望受傷的士兵,給他們鼓勵……人們也從憎恨她,變得漸漸接受她,直到現在,開始感恩崇拜她。

    拓跋冽看到后真是目瞪口呆,他本以為葉勒傾會混不下去,不用自己趕她,就會離開。沒想到現實是她活得好好的,而且在青云扎根立足了。

    “這個女人,真是厲害……”拓跋冽不由贊嘆道。他發現葉勒傾和她妹妹葉勒依雖然長相相似,但是性格真的好不相同。

    之前拓跋冽時常想起葉勒依,不知對葉勒依是愛是恨。可是現在,出現他腦海中的,開始變成了一個溫柔美麗的女子——葉勒傾。

    難道我這輩子,就要栽到葉勒姐妹花手上了嗎?拓跋冽覺得,自己可能是瘋了!

    與此同時,葉勒傾也正在為一事發愁。她那日一不小心突然出現了暈眩,想起了徐沅之前三番五次的叮嚀,終于叫來巫醫為自己診病。

    結果巫醫看了半天,一開口嚇死個人,他說道:“二小姐,你懷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喝馬奶茶喝了一半的葉勒依,差點被嗆到。

    葉勒依讓巫醫先別出去亂說,而后叫來了徐沅,一本正經的問她:“你是不是早就猜到,我懷孕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懷了?”徐沅的表情比葉勒依還要驚訝,“我一直以為是我診斷有誤,沒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葉勒依倒是比徐沅鎮定許多,她問道:“胎象如何?”

    “強健有力。”徐沅剛說了一句,頓時反應過來了,“二姐,你該不會,打算要……生下來?”

    “那能怎么辦?”葉勒依無語望天,“雖然我還沒做好準備,但他既然來了,我只能生下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徐沅有些難以啟齒,紅著臉說道,“未婚先孕……在我們那里,是要浸豬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在你們南楚,在項羌,沒有那么多規矩。”葉勒依說道。

    徐沅問道:“孩子的父親是誰,趁著現在還沒有顯懷,他應該立刻娶你。”

    葉勒依想起了秦絡,她笑了,“我并不想讓他知道。”

    為什么?徐沅想問,但她看到葉勒依的眼中看到可望而不可即的神色,頓時明白了。

    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。

    葉勒依懷孕的事情,在葉勒家族內部掀起來驚濤駭浪。先是衛兀可敦得知后,她竟然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。她本來都做好了二女兒孤獨終老的準備了,沒想到現在突然告訴她,大女兒還沒消息,二女兒先懷孕了。她,居然要有外孫了?

    “小依,你愿意生下這孩子?”衛兀可敦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母親。”葉勒依點頭。

    衛兀可敦還是不敢相信,一心只想在戰場上建功立業的葉勒依,居然要生娃了?

    “二姐,你到底喜歡的是誰啊?”葉勒康爾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到底誰這么厲害,能征服自己的二姐?

    葉勒依卻沉默了良久,她搖頭道:“我不能說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是他出身卑賤,你怕父汗不同意你們成親?”葉勒康爾問道,“現在孩子都有了,你總不會打算一個人帶孩子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我就是這樣想的。”葉勒依坦白道,“而且我們不能讓其他人知道,我懷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瞞著大家?”衛兀可敦覺得這簡直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葉勒康爾納悶道:“怎么可能瞞得住,憑空多了一個孩子,難道說是隨便抱的?”

    “就說是你和安平公主的孩子。”葉勒依難得露出一絲絲懇求的語氣,“就當幫幫你二姐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葉勒康爾已經驚呆了。

    等到葉勒依向葉勒可汗坦白時,可汗沒有那么多問題,只是掃了一眼女兒的肚子,“我本來還想讓你帶兵攻打湛盧大草原呢,看來得換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,父親。”葉勒依低頭說道,“利塞將軍帶兵有方,可以一試。”

    “讓利塞去,不就是告訴拓跋冽,我們沒人了嗎?”葉勒可汗揮手,“罷了,攻打青云部的計劃暫時取消,你好好安胎吧。”

    葉勒依說道:“父親,我不能讓別人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意思。”葉勒可汗笑了笑,“你還惦記著你的繼承權啊,可以,那孩子就不要生下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他,父親。”葉勒依急忙說道,“對外就說是弟弟的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葉勒可汗微微挑眉,“你這么在乎你肚子里的孩子,他的父親是誰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葉勒依沉默,她害怕葉勒可汗遷怒于秦絡。

    “你向來眼高于頂,就算是拓跋冽,你也是不屑一顧。”葉勒可汗準確的猜道,“能讓你高看一眼的,只有那個楚人吧。他叫秦絡吧,當時城破,你還替他求過情。”

    知女莫若父,葉勒可汗一下子就猜到了。

    “父親……”葉勒依無法反駁,只得堅持道,“我,我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我還挺想和秦絡好好談談的。能把拓跋冽迷惑得顛三倒四,不得不說有幾分手段。而且他還能騙走我女兒的芳心,真是個厲害人物呢。”葉勒可汗開了幾句玩笑,而后嚴肅道,“不過孩子,他是效忠青云部的,你們將來必有一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父汗。”葉勒依保證道,“我不是讓私人情感影響戰局,我們攻打丹陽城時,不也是這樣嗎?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葉勒可汗審視著葉勒依,心中已有計較。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間者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間者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間者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电子游艺怎么都是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