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九 210 對質(一)

穿越小說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間者卷九 210 對質(一)
(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)?    轉眼間又到了深秋時節,塞上秋風瑟瑟,晚來風急。

    已過子時,正值深夜,一道黑影如鬼魅一般,悄無聲息的潛入了拓跋凌的營帳。這里作為大國師的地盤,守衛重重,來回都有許多持著刀槍巡邏的士兵。柳長風身穿夜行衣,藏在暗處默默觀察。

    除了大國師住的寢帳,還有士兵和奴仆睡覺用的小帳篷,大大小小的帳篷,大約有十幾個。柳長風足尖點地,輕盈如燕,借助著重重夜色,一個一個帳篷排查。

    奴隸的帳篷中,很多人都在睡覺,打呼嚕的聲音震天動地,柳長風就不用看也知道不是他要找的地方。而士兵們的帳篷中,好多人在喝酒劃拳,劃拳聲不絕于耳。柳長風搖搖頭,繼續向前探尋。

    柳長風將這里暗查了個遍,卻沒有發現關押鄒工匠他們的帳篷。柳長風心道不可能啊,除了這里,大國師還能將他們關到哪里去?

    與此同時,秦絡也在積極想方設法營救鄒工匠等人,他直接去了可汗營帳,和拓拔冽商談。

    “可汗啊,不在這里。”吉米笑瞇瞇的說道,“他一大清早就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秦絡急得不行,“吉米,我有急事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河邊。”吉米提醒道,“不過他不是一個人,他和葉勒妹妹在一起呢。”

    “葉勒可敦?”秦絡真的是驚了一下,“他們現在……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吉米得意的說道:“這還是我的功勞,是我告訴可汗葉勒妹妹她喜歡什么,不喜歡什么,現在可汗和葉勒妹妹,關系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絡倒不在意葉勒傾的態度,他反而很好奇拓跋冽態度的轉變。他好奇道:“可汗他,不是喜歡葉勒二小姐嗎,怎么變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吉米翻翻白眼,冷笑一聲,“男人,都是這樣,喜新厭舊。”

    秦絡:“……”為什么吉米每次罵男人,他都恰巧在場?

    “啊,我不是說你啊。”吉米突然意識到了什么,掩飾道,“當然了,你和其他男人不一樣的。只是很好奇,將來哪位女子能入得到你的眼,能成為你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秦絡心道,正是那位葉勒依啊,而嘴上則打馬虎眼道:“這種事,看緣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來項羌這么多年了,也該考慮了。”吉米說道,“難道你看不上我們項羌女子,喜歡楚女?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只是漂泊多年,沒考慮成家立業。”秦絡說道,“我還得去找可汗,先告辭了。”

    秦絡去河邊的時候,看見拓跋冽和葉勒傾兩人正在河畔邊騎馬聊天,在太陽的光芒映射下,仿佛一對金童玉女,郎情妾意,瀟灑自在。

    可惜秦絡有急事,不得不破壞這樣一副美好的畫卷,他策馬過去,高聲道:“可汗。”

    拓跋冽和葉勒傾聞聲回頭,拓跋冽問道,“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可汗,臣有事稟報。”秦絡說道。

    葉勒傾見狀,笑了笑道:“可汗,你們談正事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別走。”拓跋冽一把拉住了葉勒傾,而后看見秦絡略帶探究的掩飾,又急忙松開了手,“我們一會兒就談完,你旁聽也沒事。”

    秦絡也不介意,他知道,葉勒傾是尊貴的可敦,按照項羌規矩,是可以和丈夫一起參與政事的。

    “秦絡,今兒怎么沒去火器營翻譯?”拓跋冽知道,最近秦絡一直和中原鐵匠、阿勒木在一起,幫助青云士兵學會使用火器。

    秦絡反問道:“可汗,中原的工匠都不見了,我還去軍營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見了?”拓跋冽并不知道他二哥最近的動作,他詫異道,“他們回去了?”

    秦絡仔細觀察了拓跋冽的表情,發現他是真的一臉驚詫,或許真不知道大國師背地里干的事吧。

    秦絡說道:“沒有回中原,我聽說,是被大國師綁走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冽真沒想到二哥的速度這么快,他以為至少得等火器營的士兵全都學會了,才會動手。

    “二哥為什么要綁走工匠,秦絡又是聽誰說的。”拓跋冽反問道。

    秦絡當然不能供出柳長風,他說道:“我今早發現工匠們不見了,去了他們的帳篷里找,聽伺候工匠的女奴說的。”

    拓跋冽沒有懷疑秦絡的說辭,他正想方設法的為二哥洗脫嫌疑,“二哥無緣無故的,為什么要抓工匠們,或許是女奴們看錯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國師為什么抓走中原工匠,可汗真的猜不到嗎?”秦絡語氣不善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拓跋冽被秦絡一語說中心思,頓時有些炸毛了。

    “可汗,軍師,現在救人是最重要的。”葉勒傾適時候的插了話,“不如問問大國師,是否見過中原來的工匠。”

    葉勒傾提出的是一個好辦法,但拓跋冽做賊心虛,怎么會去詢問二哥。而秦絡則猜到,二王子一定不會乖乖招供,交出那些工匠的。

    “可汗,大國師不會說的,搜大國師營帳吧。”秦絡請求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,隨隨便便搜大國師的營帳,這成何體統。”拓跋冽斷然拒絕了。

    “可汗,丟失的不是隨隨便便什么人,而是楚國派來的工匠。如今我們剛和楚國和好如初,就要得罪他們嗎?”

    拓跋冽有些不以為然,只要知道了火器的制造方法,他何懼楚國,何懼赤水部。

    秦絡卻仿佛一眼看穿了拓跋冽的內心,他直言不諱道:“大國師綁走那些工匠,是想要制造火器的技術吧。”

    “制造?”葉勒傾終于明白了前因后果,“可汗,大國師他想要偷師嗎?”

    拓跋冽一下子滿臉通紅,尤其在追求的女孩子面前,被秦絡給拆穿了自己的野心,是多么糟糕的體驗啊。

    拓跋冽嗔怪地瞅了一眼秦絡,“二哥他想干什么,我不知道。不過他是為我們青云的崛起,為了項羌的強大。”

    “制作火器需要幾年甚至十幾年,而且那些工匠是底層勞動者,他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秦絡勸道,“可汗,人心不足蛇吞象,現在當務之急是學習使用火器,而不是制造。赤水部虎視眈眈,我們沒有時間了。”

    葉勒傾也勸道:“可汗,楚國給我們了糧食、鹽、武器,他們給的夠多了。做人應懷感恩之心,不可忘恩負義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沒有。”拓跋冽又是尷尬,又有些遲疑。但是在葉勒傾面前,他也不好拒絕,只得同意道,“好好好,我幫你問問二哥,讓他把工匠放出來,可以了吧。”穿越小說 www.sfjyct.tw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間者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間者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間者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电子游艺怎么都是输